首页 > 都市 > 我的村庄,我的河 > 第004章、良师益友
下载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终生免费,永无广告!

第004章、良师益友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

我和刘招娣、赵春妮玩过家家,玩的非常开心,简陋的工棚里面,不时传出我们的笑声。

农村娃没有高级玩具,我们的娱乐很简单,快乐是自己来寻找的,根本不需要别人。

快乐的时光总是在不知不觉中过的很快,外边的雨已经下大了,是招娣最先发现的,她说:“你俩快看,雨下大了!”。

我立马意识到,老憨叔肯定被淋雨了,我摘下墙上的雨衣,向石场作业区快速跑去。

临出门的时候,我冲春妮喊:“你俩玩,我要给老憨叔送雨衣去了。”。

尽管我跑的很快,我还是瞥见春妮脸上的感激,她被父亲管束的很严,我是她的发小,纯粹的好哥们。

当我跑到石场作业区的时候,老憨叔蹲在一块大石头的罩沿下,只戴了一顶草帽子,他正在被雨水亲吻着,有些狼狈。

“老憨叔,快穿上雨衣,快!”我忙不迭地递上雨衣说。

老憨叔憨憨地笑了,说:“谢谢你,好小子,真懂事!”。

我跟在老憨叔身后,一起跑回工棚避雨,这是属于我们的好时光,因为老憨叔又可以给我们讲故事,论江湖了。

老憨叔在工棚的小隔间换衣服的时候,我把在外边淋雨的狗子“大黑”牵进了工棚里,它已经被淋成了落汤狗。

大黑是我们三个人的好朋友,它是一位不会说话的挚友,非常通人性,能听懂我任何口令。

大黑的眼睛里同样充满感谢,我用手在它的身上来回抹,把雨水给划掉,它的眼神里面同样充满感激,小尾巴不停地摇摆着。

父亲是最反对我养狗的,几年前,我淘到了一条小黄狗,没有征询父亲的意见,就带狗回家。

结果,我被父亲一顿臭骂,他说狗身上有跳蚤,还有病毒,狂犬病会要人的性命……。

他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堆狗的坏话,我认为他纯属职业病,当了医生就以为自己活在真空,无菌的世界里了。

母亲怕我伤心,想方设法说服了父亲,小黄狗才在我家安身,可是两个月后,狗莫名奇妙地死掉了。

别人叫我“张半勺”,可我不傻,我知道肯定是父亲做了手脚,他是医生,要害一条狗命易如反掌。

再说说老憨叔,他的文化素质并不高,每天都和坚硬的大石头打交道,干的是硬活。

可是,他爱读书,更爱听半导体收音机,工棚里那部老戏匣子,电池仓都被石头砸破了。

这难不倒心灵手巧的老憨叔,他用报纸卷了几节干电池,从戏匣子里接出两根电线,拴在铜钱上,用绳子一缠绕。

那部老戏匣子里面,再次传出了刘兰芳播讲的岳飞传,老憨叔掏出烟袋,捻上一搓旱烟,用火柴点燃,边抽边着迷地听起来。

老憨叔并不憨,他很聪明,他的记性特别好,他的话很耐琢磨,我很喜欢。

他常对我说“都说狼吃饱了温驯,人吃饱了善良。可是不能让人吃太饱,人饿着肚子就一个想法,一旦吃饱了想法就会多起来!”。

有时候,我甚至感觉老憨叔比我们语文老师有文化,他说的话都是一套一套的,很有哲理,有嚼劲。

老师的授课就像催眠曲,可我喜欢老憨叔论江湖,说道理,我很享受他的故事和言论。

其实,我心里早已经尊他为师了,他应该有这个感觉。

记得有一次,老憨叔在工棚外干活,喊我给他打下手,我给他画出了有点难度的漂亮切割线。

老憨叔啧啧称赞,他笑眯眯地说:“谁他娘的再说天成是半勺,我就一锤子削死他,你看看这线画的,简直是绝了,多聪明的孩子啊!”。

听了他这话,我也开心地笑了,只有老憨叔认为我不傻。

我估摸着,春妮对我的好感,有一部分来自他父亲,老憨叔总是在春妮面前夸我有出息,说我将来能干成大事业。

石场的条件有些艰苦,就连水里都有一股子石粉的味道,可是我却不在乎这些,我拿出水舀子舀了水就喝。

我从这水里品味出了一种坚韧的味道,还有山野花草的芳香。

而我家里的水比这好喝一些,可水里总有一种草药的味道,还荡漾着父亲逼着我背诵汤头歌的怒吼声振出的水纹。

老憨叔换过干衣服后,再次操弄起他的烟袋,过他的烟瘾 ,然后冲我们几个小孩子说:

“端午下雨年景不好啊,我给你们讲一段岳飞传吧!”。

我们三个小孩都欢欣鼓舞,喜欢听他憨憨地绘声绘色的演绎,我是在老憨叔的口中熟悉岳飞的。

这位宋代的抗金名将,一直是我崇拜的英雄,他的民族气节流芳百世,老憨叔的硬朗也让我敬佩。

今天,老憨叔讲了岳飞风波亭遇害这一段,两个小女子听得昏昏欲睡,可我早已泪流满面。

就像今天这讨厌的仲夏端午之雨,我的心情变得很忧郁,甚至不想再听老憨叔讲了。

“老憨叔,有空您教我石匠手艺吧,您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不想错过《我的村庄,我的河》更新?安装看书屋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终生免费,永无广告!可换源阅读!

放弃 立即下载
书页 目录
阅读推荐: 宿命之环 帝国之刃 今天开始当城主 诸天窃贼 长生修仙:我能用族人的气血加点 大奥术师她今天赚钱了吗 这本小说很健康 我在星际炼丹封神 人道大圣 斗破:家祖玄帝萧玄
返回顶部